• 學術人生再出發的起點
    作者:李遇春編輯:郝日虹
    發布日期 2019-07-25 16:00:02

    今天我有幸作為“桂子學者”代表,與各位“桂子青年學者”一起做面對面的交流。我很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,我愿意借此機會和大家坦誠交流,相互砥礪和共勉。

    我們一定要有學術傳承意識。學術是神圣的,它是野地里的薪火,它是暗夜里的燈光,需要一代又一代學人的精神接力與思想傳遞。百年華師,學術薪火相傳、學術星光璀璨。以錢基博、張舜徽、章開沅、邢福義先生為代表的不同代際的現當代學術大師在曇華林、在桂子山辛勤筆耕、傳道授業,他們所形成的華師學術傳統需要我們年輕一代學人來自覺傳承。學術是傳薪事業,學術是傳燈事業,如此神圣古老的意象中隱含著中國傳統學人近乎宗教般的學術虔誠,需要我們每個人去耐心咀嚼和體味。

    我們一定要有學術至上境界。我是做文學研究的,我在大學階段并不是學的中文專業,但從1995年我轉投中文考研究生以來,就從未中斷過文學研究,學術已然成了我的日常生活方式。除了讀書、教書和寫書之外,淘書、藏書和校書是我來華師后養成的新的學術趣味。與文學研究結緣二十年來,雖然不敢說“夙興夜寐”,“為伊消得人憔悴”,但學術高峰始終在我心中神圣地矗立著,中國現當代文學精英和學術大師的形象一直在催我奮起、勵我前行。置身當今消費社會中,獻身學術往往被視為笑談和奢望。但這不能成為我們荒廢學術的理由。

    我們一定要有學術開拓精神。我們要破除學術上的小農意識,不能一輩子枯守著一畝三分地過小日子。很多青年教師在寫完博士論文后就不知道該干什么了。做學生時有導師帶著做還好辦,畢業后沒導師就拔劍四顧心茫然。其實這時候就要學術自立,要獨自面對廣闊無垠的學術世界,要有獨立蒼茫、望斷天涯路的學術豪情。當然更重要的還是像浮士德那樣敢于開疆拓土,像我喜歡的當代作家莫言所說的那樣,敢于做自己文學王國(學術王國)的國王,完全沉浸在學術世界里流連忘返、樂在其中、不思自拔。

    此時此刻我只想提醒大家努力工作、莫負韶華。新時代的華師人需要開創新的學術氣象,而你們就是華師學術傳統的最佳傳承人。

    (本文為作者在桂子青年學者聘任儀式上的發言摘要)


    熱門搜索

    熱門推薦

   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打開微信,使用“掃一掃”,點擊右上角“分享到朋友圈”。

    秒速赛车官方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