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的游泳我的情——寫在我的武漢“游泳季”
    作者:董祥智編輯:郝日虹
    發布日期 2019-08-08 17:08:34

    從6月底起,我為期兩個月的夏天游泳季又開始了。

    季夏的桂子山,綠蔭覆蓋,悠閑清爽,千蟲競鳴,百鳥歡唱。山南腳下的游泳池也已經熱鬧了起來。在這樣環境中游泳,確是盛夏中的絕美享受。

    游泳,是我一生最喜歡的一種運動。我生在南陲廣西,長在柳州江畔。中小學的課余時間,經常在水里玩耍。那時小學放學后,我就常在柳江沙角的水中撲騰。稍大后在江邊石龍頭水下穿洞嬉戲。上中學了,有時就結伴到鐵橋頭江面, 作兩千多米的放流縱行。細雨江面蒙蒙時,我也曾與哥哥邀上好友一起劃出小船,在江中逗樂打趣。不論對什么樣的水上活動,我都像在迎接盛大節日似的,心情特別興奮,情緒特別高漲;活動中盡情享受著每個過程,事后渾身上下都倍感清爽。她讓我這窮孩子的生活充滿樂趣,活潑開朗。進入大學,我又因游泳與東湖長江結緣。上世紀1954年初上大學時,我曾從城里曇華林校區徒步十多公里,穿過武大到達東湖,為的就是能作次游泳,打個牙祭。1955年我系遷至城外現在的桂子山校區。學校東北角馬路對面就是東湖。我就經常與同鄉結伴在湖里歡騰,同體院的朋友劃著舢板到湖心游泳。此外,我還曾在這里參與訓練橫渡長江的方隊,還獨自在湖中分別營救過一大一小的兩個遇險人。至于在長江的游泳經歷,更是讓我記憶猶新。我曾3次橫渡長江。讓我終生難忘的一次,是1966年7月16日。那是我第一次渡江。在游到武漢關附近時,突然江面“毛主席萬歲”的呼聲四起,原來毛主席就在離我們不遠的軍用碼頭剛剛下水。他老人家來暢游長江了。1976年十周年紀念時,《新體育》編輯部來漢召開座談會。我應邀參加。我的發言后來刋登在該雜志上,這段難得的經歷成了我最為珍貴的記憶。

    回想過去幾十年教學科研繁忙,閑暇無幾,但只要有機會游泳,我都積極參與,不會放棄。退休后,我作為夏在南冬在北的“反季候鳥”和一年來往兩地的“雙城人”,多年來我都是“冬泳京津,夏游武昌”,無事不改。

    現在又是夏天了。這些天以來,我仍然按照慣例,每天下午都到學校游泳池內游泳。由于我已是耄耋之人,體力不濟?,F在水中已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在江湖中流擊水、劈波斬浪,而只能在池中舒展滑行、隨波逐浪?,F在每次進入池中,就只能在兩側池壁之間游二十個來回,計有1000米。到點即出水上岸。就是這樣的游程,差不多都要用上一個小時。這與我年輕時的狀況差了很多,但是沒辦法,年老體已衰,現在也只能這樣了。

    回想過去,我從小到現在都與水親近,喜歡游泳。我處襁褓時就病得奄奄一息。爸爸絕望后將我丟棄在屋后菜地,幸好野狗沒有把我叼走,是媽媽把我撿了回來?,F在我早已健康地活過了至圣,年底就達到并會繼續突破亞圣年齡。之所以能如此,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,但我相信這與我愛好運動、堅持游泳絕對有關。秉持這樣的理念,現在我仍然堅持游泳。這不為別的,就只為能有個健康的身體和愉快的心情,跟隨著時代不斷前行而不至于掉隊,僅此而已!

    這正是:

    鳥唱蟲鳴聲聲催,

    碧波逐浪二十回;

    不作鯤鵬沖天去,

    愿為魚兒悠悠隨!

    熱門搜索

    熱門推薦

   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打開微信,使用“掃一掃”,點擊右上角“分享到朋友圈”。

    秒速赛车官方开奖